文艺你妹

寒假归来,虎溪校区有了很多变化。高贵的郁金香,别致的咖啡厅,高档的餐厅,这一切似乎在向我们传达一种信息——虎溪校区文艺了!不管你信不信,重大文艺了!可能很多人都沉浸在虎溪的变化所带来的新奇与喜悦之中,但我却有些想不明白,还是浸淫在“回虎溪的痛”之中不能自拔。

我想明白的是,虎溪校区建在了城市的郊区,现在很多大学都建到了城市的郊区,郊区地价便宜,适宜校方进行一些校园环境的美化工作。说实话,如果把现今中国的诸多大学的新校区设成旅游景点,其芳草依依山清水秀绝对不逊色于苏州园林。从某些角度来说,谁都愿意在一个优美秀丽的环境中学习。可惜的是,环境有了学习却没有。如果你走进中国的一所大学校园,至少走进重大的虎溪校区,你是感受不到一所大学应该具有的学术气息的。甚至夸张的说,连人烟味都难以捕捉。除非你恰巧赶上快要上课的那四五分钟内以及刚刚下课的那三四分钟间,否则,凭中国人那点从小就被扼杀的想象力,我敢说你是想象不出这个校园其实容纳了上千人。

文艺不是种几株郁金香开一间咖啡厅那么简单,衣着光鲜的外表下,你还剩了点什么?

重大的网络建设,说实话,不敢恭维。且不论很多辅导员迂腐顽固不给新生开网,就只说如今wifi热点盛行的年代,作为一所中国还算知名的大学,虎溪校区的热点覆盖面积极其可怜,即使有热点覆盖的地域,网络也表现出相当的不稳定。这是一个信息时代,大学生,作为青年,必须要掌握互联网,必须要具有一定的信息获取的渠道,必须不能距离世界太远。可是重大的理念,却依然停留在互联网万恶的年代。我只想说,就这么点觉悟,还提出什么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它只能成为一个口号,一个重大自己人甚至都难以启齿的口号。没有人愿意做只癞蛤蟆。郁金香咱不要了行吗?你就不能让我刷刷人人追追苍老师?

我常戏说,一所学校的档次,只要看其厕所的环境就能看出来。我的高中,我相信所有南师附中的学生都清楚,附中的厕所先进干净。但是再看重大,撇开食堂那些太过肮脏难闻的厕所不谈,即使是教学楼内的厕所也充斥着异味,地面设施也不那么整洁。有金钱去开咖啡厅种上成百上千的郁金香,怎么不雇佣一些清洁工人保持所有厕所食堂教学楼的整洁清新?只有细节,才能体现出一所大学的档次,不是那几株郁金香。

在重庆居住过的人都能体会到,重庆是一个多雨的城市。常常是连月连月的小雨,偶尔内分泌失调出点太阳,不超过三天又回到便秘的雨天。这就导致路面常常都是湿的。于是经常会有同学在教学楼的楼道上,食堂的过道上滑到。我曾听说,虎溪这边的一教和图书馆还获过鲁班奖。按理说,获此殊荣的建筑应当是十分美观安全的。但其实并不见得。我们很容易就发现,第一教学楼的所有走廊过道楼梯都采用了一种十分平滑的地砖。我想这如果放到其他一些少雨的城市,这都无伤大雅。但是它偏偏就在重庆,一个多雨的城市。同学们都知道,一逢雨天,一教的所有地面都会被踩上很多污水,然后变得无比的湿滑,稍不小心就会滑倒。我想说的是,一栋安全的建筑物,不单单是从它是否坚固来评判,还必须要结合它所在城市地区的天气自然灾害等各个方面来评判。比如日本的建筑,减震性一定要好。那么重庆的建筑,我认为是不适宜用这种平滑的地砖的。如果我是校长,我还能有份闲心在雨天走走一教的走廊,我一定十分同情学生每天提心吊胆上课的艰辛,毋宁说像我这种稍有不慎就迟到的学子。那么我便不会傻到把钱去花在种花种草上,我会义无反顾地把教学楼的地砖全部更换成防滑型的。

最后想说说今次开始营业的一食堂二楼所谓的高档餐厅。今天晚上去转了一圈,除了设施比较美观以外,我没有发现它与楼下歌乐餐厅的区别。更让人不解的是,也不过才开张了不到一天,地面上便有了不少垃圾剩菜剩饭,我想说,你们的素质在哪里?清洁工人又在哪里?还有,楼下的歌乐餐厅,我想大家都能感受到,只要你进去一会儿出来身上便会留下一股挥之不去的油烟味。我想说,有钱去重新建一个“歌乐餐厅2”,为什么不加强一下歌乐餐厅的油烟处理能力?我觉得这些琐碎简单的问题,不是校领导想不到,而是他们根本没有体验过,没有经历自然就提不出问题自然就解决不了问题自然就只能去图那些“面子工程”。

所以,文艺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