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宁波人,宁波城市的了解。「转」

(1)不事张扬和归属感

现实中的宁波人,其实不是象网上那样的咄咄逼人.就好象张朝阳形容的一般,宁波人是一个不事张扬的群落. 宁波人对于财富的追逐和积累,在于他们的勤劳和智慧.尽管有时候他们也会显得刁专. 官商相辅是宁波商人最擅长的商业模式.他们不张扬,不必张扬,或者也是不能张扬. 他们只是在努力地赚钱.喧嚣那不是他们关心的气氛.假使不是这两年那些眼花缭乱的排行榜,和榜上宁波城市的傲人战绩,在很多人的眼里,心里,宁波对于他们都只是一个模糊的梗概:一座不抢眼的城市,以及城市里一群几乎是天生就会理财的人. 对于财富,富有的人一直都在学着隐藏.宁波辖下慈溪的一个村子里,资产过几亿的有三个.可是他们的名字从来没有出现在福布斯的中国富人榜单上.对于声名他们看得似乎并不是那么郑重其事.务实的个性,造就了他们的不事张扬. 他们的生活大都节俭,可是对于家乡,他们又是那么的慷慨.衣锦还乡的”宁波帮”人,一掷千金,那绝对不是他们对于自己财富的炫耀,而是发自深心对于家乡桑梓的爱. 他们仿佛对于海有一种很强的归属感,和依附感.出生在海边上的宁波人,成长之后,投身到更加宽广的海的胸怀.上海和香港成了他们最耀眼的舞台. 只是他们也不会走得很远,美洲,欧洲,或是近一些的澳洲都没有太多他们的身姿.他们在这点上,真是不及惯于闯荡的温州人的,他们去得远的地方,大概就算是东瀛,和南洋.因为他们需要经常闻着家乡的气息,是红膏蟹糊和咸菜的气息.

(2)走不出去的局促

也许是先辈出去的人实在太多,这一代的宁波人,看起来是越来越懒于走动了. 美丽富饶的宁波让他们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尽管已经很少有人再说”走遍天下,不如宁波江厦”这样的话,开放的经济生活让宁波人见识了城市外头更加绚丽的世界.可是他们依旧想到:因为他们的恋家的一群人,所以即便是走得再远,隔得再开,都还是会回来的.就比如蒋先生的子嗣都陆陆续续探访了奉化溪口的老家. 所以时下的宁波,已经很少有人愿意离乡背井地出去孤自闯荡了.就算他们有这样的心,家里人的劝止也是无可避免.好好的干什么非要出去受罪呢?富有的宁波人宁愿把钱融资给银行,或者温州人等,自己在家里的生活着实惬意有余. 这样的想法,正是印证了传统的儒家佛学思想在他们脑海里的根深蒂固.宁波人是很守旧的.守旧的意思不是说宁波人跟不上世界发展的步伐,他们只是传统. 他们习惯在自己的城市里敲敲打打.可是窄小的三江和并不大气的三江口也让人难堪.当宁波人苦心经营的上海和香港,成了东方最耀人的两颗明珠之后,他们自己钟爱的家乡却还是老样子精致有余,却显大气不足. 在宁波的很多宁波人,把宁波相较于上海的小气,归结于甬江和黄浦江比较后的狭隘.这样的说法虽然牵强,可是多少也是有一些道理的.在很少出去宁波的宁波人眼里,甬江已经是够宽阔的了.这样的矛盾便是他们的局促,也是这座城市的局促.

(3)花开篱笆外

可是现实偏偏是这样捉弄宁波和宁波人的. 离乡背井走出去的宁波人,逐渐汇聚成中国海外一个响亮的新的集体”宁波帮”.她不是一般的帮会.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一群杰出的宁波人,造就了今日上海的一半,也造就了今日香港的一半.起码这中间的过程是由他们创造的. 所以也是尽管宁波出了86位两院院士,包括象童第周,谈家桢和路甬祥这样的大科学家,但是他们之中真正在宁波成名或是工作的都是少之又少. 同样的情形,出现在象由丁磊,余秋雨以及陈逸飞,冯骥才,沙孟海等人领衔的经济和文化各界.包括政界,宁波人在这一界的全国人大,一口气推出了两位副委员长,以及上海,香港,福建的主要领导人,都是宁波人. 最优秀的宁波人,总是可以在自己城市以外的地方,找到合适他们生长的土壤.

(4)宁波的下一代

我所说的是宁波即将要接班,走向前台的那一代人.我也归属于这样的一代. 我的父亲常常说我们是被娇惯的一代,从小就有着优厚的物质生活条件.20几岁的这一代人,内心轻松,动作轻狂地开着自家光鲜的小车,满大街游荡玩乐.这在宁波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当然也许别的城市也是一样. 另外大概是出于对自己城市无可至上的热爱,他们有一些目空一切,狂躁,和骄傲. 但是无可否认,他们依旧继承了先人对于钱财的追逐,累积,和拓展.在最后的一点上,也许是比他们的先人还做得更张扬一些. 他们细节,细节是出自于自身良好的家教,和幼时便镌刻在心的严谨.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宁波这样的一座城市–有人说宁波是象爆发户一样的城市,即便如是,宁波的基础教育哪怕放在全国来讲,也是非常优秀的.在校园,在家庭里.这座城市的居民家庭,大人对于小孩学习的看中是崇高的. 最让宁波人羡慕杭州的,不是她省会的地位,也并非是一个西湖,而恰恰是浙大.没有一座伟岸的大学,让宁波仿佛缺了不少的灵魂. 可是羡慕到了最后就会变成嫉妒,嫉妒到了最后也会变成满不在乎.满不在乎的宁波年轻人开始不把杭州当一回事,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无比自信.于是无比自信的我们,总是无比自信地想到,我们会有一天比我们的前辈更加出色的.

(5)宁波的变局

诚如前文所述:这两年那些眼花缭乱的排行榜,和榜上宁波城市的傲人战绩,把这一座从不显山露水的城市,推倒了中国的前台.这让我们似乎有一些受宠若惊,甚至有一些不知所措. 但是也许,而且应该我们的步子还是可以迈得更大一些的.宁波的大企业在go-vern-ment的有利引导之下,还是在不断地北上西进.跨海大桥的建设直接增进了宁波的区位优势,打破了长三角长久形成的城市格局.人们有一些惊诧地看到,在这一场明星城市的搏弈战里,宁波在不停地上位.好象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讲的那样:倘若国家可以辅以政策的话,宁波完全可能是国家的下一个深圳,甚至比深圳更加耀眼. 我们当然自有我们如此的自信. 一个不怎么熟识的朋友还给我这样的预测,也许我们可以跟舟山组建成一座新的城市,那么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们,就更会对我们投以愈加关注的眼光了. 但是无论怎么说吧,城市的发展终究要依靠的还是人自己.宁波的发展,要依靠自强不息,勇于进取,勤劳智慧的宁波新一代.毕竟宁波更加辉煌的明天,是要由我们这一辈20岁,30岁,40岁的人来创造的.